温吧战神盖伦

混迹江湖小作者,打过工,跑过腿,哪里赚钱哪里钻,上天入地一俗人,因生活所迫不得已搬砖为生,不求世人尊重,但求不要唾弃,曾经有人叫我温狗,现在有人叫我英奸,你们可以叫我草货,自己写的东西不值钱也请不要转载乱用。

天倾玉碎:一,去时雪满天山路

  说来也巧,北风一起,天边暗淡下来,不多时黄昏褪色,雪花飘摇而下,暮色中长街煞白,打开门才觉得突然的风雪像凄冷的月光一样,落得满地生寒。
  
  “今晚不做生意,快走快走。”吕秀岩急忙关门,外面青年男子面容疲倦,一只手抱着一个小姑娘,一只手挡在了门缝:“我们讨点东西吃,马上就走。”
  
  看两人落魄,吕秀岩叹了声气:“进来吧。”这青年男子双目透着红光,多时不曾休息,小姑娘数着手中十来个通宝钱,想来想去不知道吃些什么,突然望着吕秀岩,嗫嚅道:“店家……我……这些钱可以吃些什么?”
  
  吕秀岩一怔,接过小姑娘手中温热的铜钱,笑了笑:“什么都可以吃,吃不完还可以带走,他奶奶的,把你们的酒肉都拿出来...

第一卷《洛水云起》第三节

八、
谢清波:你还有什么说的?
李济舟:无话可说。
谢清波:(低头,眼神示意,两侧走出数个汉子,手上都是盒子枪)江湖变了,人也变了,以前靠本事,现在靠家伙,一把枪走南闯北也够了,什么拳脚功夫,再厉害也挨不过,有了它,什么江湖道义都没了!
李济舟:你是道上前辈!
谢清波:正是如此才让你看清楚……你好像不服?
李济舟:不服。
谢清波:听说你剑法好?
李济舟:还过得去。
谢清波:好的过子弹?
李济舟:说不好,不好说。
谢清波:(玩味的笑)哦?
李济舟:(冷冷)谢雨亭呢?
谢清波:不用他,我也可以给你交待。
李济舟:洛水帮自认没有得罪谢家,谢家却找上门伤了我们的人,老爷你觉得占理吗?
谢清波:不占理。
李济舟:那就请你家少爷出来。
谢...

第一卷《洛水云起》:第二节

四、
(码头,血一地,朝阳金线满地,透着红晕。)
李济舟:人呢?
地痞甲:谁?
李济舟:人呢?(冷面如霜,顿了顿。)
地痞乙:你是谁?
李济舟:(剑抖,剑花点腕,剑尖刺肩,两人倒地嗯哼起来)我还以为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不顶用了?看来人还是以前的人,没变成什么铜皮铁骨,只要还是人,他就还流血,只要还是血肉之躯,这剑……还是杀的了人。
地痞甲:别冲动……
地痞乙:有话好好说……
李济舟:(剑挑开两人衣襟,露出两把盒子枪)对嘛,有话好好说。
地痞甲:是……是……是……
李济舟:我问你答。
地痞乙:明了明了。
李济舟:同心中枪了,谁打的?
地痞甲:我……
李济舟:你!
地痞甲:我不知道!
李济舟:嘴里掏不出一句实话……(剑往颈侧斜了斜)...

第一卷《洛水云起》,一节

一、
夜半灯火,院子外一个人影鬼鬼祟祟,偷着窗子往里面瞧看,一个青年在院子打着拳法,虎虎生风,两个人隔着不远谁也没看见谁。
青年:(思衬,自语)今儿那个老头子看着眼熟,想不起哪里见过,洛阳就这大地方,难道我眼花了?
(旮沓,踩折花枝的声响)
青年:谁!
(几声猫叫传来。)
青年(来回走动):原来是只猫啊!(突然对着头顶迎门腿一计,房梁上的人影以手招架,青年武功路数一出手拳脚生风,端的开山裂石的套路,梁上那人拨引拉扯将劲力化为无形,月色朦胧,看清楚他的面部。)
青年:(惊讶)师父?!
(那人轻巧落下,头带毡皮帽,双目炯炯。)
青年:师父你装夜猫子做什么?真伤了你……
那人:哼,再等个八辈子。
青年:不用八辈子,再过一...

朋友的作品终于出版了,他说你也加油啊,我含蓄一笑:老子要是加油这个江湖还有你啥事?哈哈,我也该找个杂志社玩玩了。

乐乎啊乐乎,真是让人笑的不亦乐乎,喜乎悲乎,谁人在乎?自己最敬重的人活在谎言与欺骗中,自封教主。

天策这个职业就是乱中取机,对方黑戈壁有两百人我就敢突过去战八方破血打灭接穿疾出去,对方二十个人我就不敢,昨晚被秃驴针对实在烦。

舒兄所赠宫本武藏剑与禅到了,谢谢。

节选第九章——人生何处不相逢

“有没有见到两个土匪?”洪家人马逢人就问,在镇子徘徊了半天,洪十一坐在茶馆,一把剑横在桌沿闭目养神。 “嘿嘿嘿,”一个买菜的反而笑了出来,看着一群人东问西问,道:“各位大爷这让我怎么回答?难不成有人脸上写的土匪两个字给人看不成?” 找不到目标再遭人奚落,那几个家奴一下子脾气上来,木棍就要劈来,那人吓的面色发白:“我信了……信了……还真有人脸上写着土匪几个字……” 几人一听不是味道,拐着弯骂自己不是,当下棍不犹豫,连削带打一顿狠揍,剩下一地烂菜叶子耷拉在那人头上。 “够了!”洪十一到底是武林高手喝住手下,“再给你们一点时间,找得到人,一切好说,找不到人,喏,地上的,你们把他打的多惨,我就把你们...

再两章三章就要完结了,人生何处不相逢片段整理。
九、人生何处不相逢 “有没有见到两个土匪?”洪家人马逢人就问,在镇子徘徊了半天,洪十一坐在茶馆,一把剑横在桌沿闭目养神。 “嘿嘿嘿,”一个买菜的反而笑了出来,看着一群人东问西问,道:“各位大爷这让我怎么回答?难不成有人脸上写的土匪两个字给人看不成?” 找不到目标再遭人奚落,那几个家奴一下子脾气上来,木棍就要劈来,那人吓的面色发白:“我信了……信了……还真有人脸上写着土匪几个字……” 几人一听不是味道,拐着弯骂自己不是,当下棍不犹豫,连削带打一顿狠揍,剩下一地烂菜叶子耷拉在那人头上。

1 / 4

© 温吧战神盖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