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叶天帝

敢问上天,是否有仙?

猎魂(7)

  救救我。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郑国栋向地上看了下。
  
  甬道里面的风很大。腰间的铃铛一晃一晃的,发出清脆的响声。
  
  血池里面缓缓的伸出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裤腿。是他说话的吗?这样的任务里,郑国栋保存了十足的警惕。
  
  考古队的队员是不是都死了?或者说说话的这个是侥幸活下来的?郑国栋有点吃不准,这个人抓住他的裤腿,奋力的往上爬。身形像是佝偻着身子的一只猫,死死地不放手。
  
  “终于来人救我们了吗?我…我们都死了…”郑国栋把他从血液里面拖了出来,这是一个年轻瘦弱的男子,在他的胸口位置挂着工作证,勉强透过血色看到上面的名字。
  
  “发生了什么事?”郑国栋虽然在问,但那个人双...

猎魂(6)

  李中流眺望垃圾厂的方向,心里惴惴不安,他的思绪忽然想到几年前的任务。
  
  749当时主事者是郑国栋,郑国栋无论气咒都是当时登峰造极,接管749理所当然,也正是这段时间,749处于巅峰时期,再棘手的事件也无往不利,直到……
  
  北方一个大墓被挖开,考古工作者进入墓穴,走进无回,墓道口等待许久的工作人员按耐不住焦躁挺身进入墓穴。
  
  结局仍旧相同,外面的人再迟钝也知道出事了,踏入其中就像陷入淤泥,慢慢被拖下地狱。
  
  墓道口的人员用声音呼喊,里面没有回应,无线电的对讲机也没有连接不上,地下信号本来就差所以他们没有带手机,用了特殊对讲机联系,信号抗干扰能力极强,即使身在地底也不会削弱,继...

猎魂(5)

  徐慎行交代完客户,没想到又来一批,拖着疲倦身躯在垃圾堆上翻东翻西,裤腿上都沾满雨水,累的两眼昏花。
  
  徐慎行心里也不抱怨,倒了杯开水,闭上眼睛休息,等着有人送来“怨灵”,关于处理怨灵的方法他略有耳闻,这也是他大显身手的地方。
  
  有人的地方就有灵的存在,他虽初出茅庐,但修为并不算弱,气与咒正是人类克制邪灵妖祟两大利器,他练气功夫不到家,好在咒术也懂一些。
  
  阴雨连绵,窗外云层渐厚,徐慎行等的无聊,不由得打了个哈欠,敲门声突然来临,徐慎行精神一振,寻思:是不是要被处理的“东西”送过来了?
  
  窗外的光线逐渐暗道,逼人的阴气席卷过来,徐慎行眼睛火热,总算要接手这种了不起的“东西”了...

猎魂(4)

  连老钱自己也不禁呵了口冷气:“郑国栋的家,这个情报你们都不知道?”
  
  黄守中不知道该说什么,李中流已经走在了前面:“不怪他们,郑国栋和大家没什么深交,工作上的事大家都知道,生活上的还真没几个人知道他是什么样子。”
  
  老钱跟着李中流,三人很快到了前面的小区,小区围栏有一人多高,对于他们他们来说也不过小意思,片刻三人都跳了过来。
  
  “我们不该跳过来的。”李中流拍拍衣服。
  
  老钱道:“毕竟我们工作嘛,不惊动百姓为第一,难不成走正门?”
  
  黄守中眯着眼睛,看了看周围草木,有种很矛盾的感觉浮上心头,他和李中流搭档时间最长,李中流道:“你发现了?”
  
  老钱看着两人打哑谜似的一头...

猎魂(3)

  郑国栋,前任749管理员,管理两个字代表了全权负责749,也是老钱和李中流的曾经上司,两年前郑国栋去世后,老钱慢慢接管749事务,李中流淡出749,在垃圾厂进行回收废品的日子并以处理“怨灵”为副业。
  
  高大的男子是李中流以前的副手黄守中,他开口就是:“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这种情况你那个垃圾厂你肯定待不下去。”
  
  露天的烤肉摊因为雨水撑起了几把太阳伞,老钱手指扭动,啤酒盖纷纷落地,看的烤肉师傅惊为天人,竖起了大拇指,老钱皱了眉:“赶紧烤,看什么看。”
  
  李中流晃了晃酒瓶:“这么严重?”
  
  老钱插嘴:“比你想的严重的多。”
  
  说着,慢慢道:“以前城市里是有些妖异事件,我们...

猎魂(2)

  749的私人监护所里,这是属于这个机构独一无二的天地,外面层层铁丝网,里面包括了医疗班、资料部和刑讯科,基本上包含了整个机构所有运作。
  
  “这扇门还是老样子。”中年人看了眼隐藏在居民宅里普普通通的铁门,谁能想到这里就是处理城市异端749组织的入口,老钱道:“门还是老样子,里面的变化可大喽。”
  
  是的,一入门中年人就感觉到一股血气腥味,老钱拍着他的肩膀:“不是出了事,上面也不会想起来749。”
  
  老钱带着中年人一路向前,慢慢接近医疗班所在,突然被人挡了下来,一个哨兵伸出手:“不好意思,特殊时期。”
  
  老钱拿出工作证:“我是钱有益。”
  
  哨兵道:“不用亮牌子,我认得,你后面...

猎魂(1)

  城市里的灵异事件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棘手,垃圾处理站的生意也越来越忙。
  
  处理站占地约八九亩地,啤酒瓶和塑料瓶各种是一堆,晚上手电打上去,折出许多炫目光彩,另一堆是废弃金属,有破烂的大货车车厢,报废的自行车,钢构房拆下来的架管,地上都是一层钢板,无规律的摆放出一条可供人行走的道路,两侧如山的垃圾像是给面前的房子让开道一样,一个用破烂搭建起来的房子,生锈的钢管稍微晃动就可以剥落几片锈渣。
  
  里面灯亮着,一个炉子,透过窗子,一个中年人在里面烤火。
  
  “是这个人吗?看上去不像……”徐慎行嘟囔着,快下雨了,手里还抱着文件夹,里面记载的绝密数据是决不允许公诸于世的。
  
  老钱瞥了他一眼,...

天倾玉碎:一,去时雪满天山路

  说来也巧,北风一起,天边暗淡下来,不多时黄昏褪色,雪花飘摇而下,暮色中长街煞白,打开门才觉得突然的风雪像凄冷的月光一样,落得满地生寒。
  
  “今晚不做生意,快走快走。”吕秀岩急忙关门,外面青年男子面容疲倦,一只手抱着一个小姑娘,一只手挡在了门缝:“我们讨点东西吃,马上就走。”
  
  看两人落魄,吕秀岩叹了声气:“进来吧。”这青年男子双目透着红光,多时不曾休息,小姑娘数着手中十来个通宝钱,想来想去不知道吃些什么,突然望着吕秀岩,嗫嚅道:“店家……我……这些钱可以吃些什么?”
  
  吕秀岩一怔,接过小姑娘手中温热的铜钱,笑了笑:“什么都可以吃,吃不完还可以带走,他奶奶的,把你们的酒肉都拿出来...

第一卷《洛水云起》第三节

八、
谢清波:你还有什么说的?
李济舟:无话可说。
谢清波:(低头,眼神示意,两侧走出数个汉子,手上都是盒子枪)江湖变了,人也变了,以前靠本事,现在靠家伙,一把枪走南闯北也够了,什么拳脚功夫,再厉害也挨不过,有了它,什么江湖道义都没了!
李济舟:你是道上前辈!
谢清波:正是如此才让你看清楚……你好像不服?
李济舟:不服。
谢清波:听说你剑法好?
李济舟:还过得去。
谢清波:好的过子弹?
李济舟:说不好,不好说。
谢清波:(玩味的笑)哦?
李济舟:(冷冷)谢雨亭呢?
谢清波:不用他,我也可以给你交待。
李济舟:洛水帮自认没有得罪谢家,谢家却找上门伤了我们的人,老爷你觉得占理吗?
谢清波:不占理。
李济舟:那就请你家少爷出来。
谢...

第一卷《洛水云起》:第二节

四、
(码头,血一地,朝阳金线满地,透着红晕。)
李济舟:人呢?
地痞甲:谁?
李济舟:人呢?(冷面如霜,顿了顿。)
地痞乙:你是谁?
李济舟:(剑抖,剑花点腕,剑尖刺肩,两人倒地嗯哼起来)我还以为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不顶用了?看来人还是以前的人,没变成什么铜皮铁骨,只要还是人,他就还流血,只要还是血肉之躯,这剑……还是杀的了人。
地痞甲:别冲动……
地痞乙:有话好好说……
李济舟:(剑挑开两人衣襟,露出两把盒子枪)对嘛,有话好好说。
地痞甲:是……是……是……
李济舟:我问你答。
地痞乙:明了明了。
李济舟:同心中枪了,谁打的?
地痞甲:我……
李济舟:你!
地痞甲:我不知道!
李济舟:嘴里掏不出一句实话……(剑往颈侧斜了斜)...

1 / 5

© 无敌叶天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