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吧战神盖伦

混迹江湖小作者,打过工,跑过腿,哪里赚钱哪里钻,上天入地一俗人,因生活所迫不得已搬砖为生,不求世人尊重,但求不要唾弃,曾经有人叫我温狗,现在有人叫我英奸,你们可以叫我草货,自己写的东西不值钱也请不要转载乱用。

遮天中的大帝——一花凋零一花绽

乱古大帝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仔细想想,我也很佩服这样一个人,一生从头输到尾,彻头彻尾的输家,一次败不可惜,一生败却把这个人逼到了绝境,恐怕都已经神经病了,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成就了帝路上的赢家,最终化为魔胎斩尽敌手,这个奇迹,在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出现。
一花凋零一花绽,二帝不同世而出,所以最艰辛、最令人动容的就是虚空大帝姬虚空,那是个黑暗年代,古之大帝无不是镇压一个时代,而虚空要镇压的这个时代太累了,一个人的征战,除了虚空镜随他,没有战友,敌手太多,便仿佛是血肉堆砌起人族万里长城,虚空在,护万族生灵,他的一生只有征战,为了人族付出了太多,临死还布置拉上两位至尊陪葬,就算是敌人也不得不佩服,是个令人尊敬的对手,时间荏苒数万年,当万物崩丧,黑暗动乱再一次来临,他的尸体再一次站了出来,灵魂已不是当初的灵魂,却带着本源的战意,一瞬间仿佛那个无敌大帝横跨了万古时空对着随他征战一生的帝兵虚空镜坚定道:“镜来,随我一战!”
相比之下,姜恒宇一生就简单太多了,他的事迹湮灭在历史长河,人们仅仅通过推测知道他曾与太初禁区的至尊一战,随后远走中州一生未归,揭开迷雾后,才知道当初恒宇炉毁天灭地,焚杀过多少妖邪,至尊不少,真正的大帝并不多,他们万族共尊,有大功绩,多年后再一次黑暗来临,轮回的姜恒宇已不复前生战力,带着恒宇炉杀进宇宙深处,再也没有归来,就像他当年远走中州一般。
仙路尽头谁为峰,一见无始道成空,如果说谁最有机会成仙,那一定就是无始大帝了。一门无双帝,作为西王母与大成圣体的孩子,西皇得道,那大道就会成为无始身上的禁锢,作为帝子为镇压黑暗动乱而出世,一路横扫下去一生不败,镇压九天十地一切敌手,打破桎梏化为大帝,无始二字压塌万古,此生镇压成仙路无力他顾,但成仙路开,纵然无力他顾,仍以惊天手段将至尊血祭成仙路,紫山钟鸣万方慑服!能形容无始的只有“无敌”,帝路争雄,无论谁遇到无始都知道这一世的帝路早已经有了它的天命所归,无始是一个名字,却是走在大帝路上的所有人的悲哀。
狠人四世身,乱古为其一,终于说到了这个狠人大帝,应该也是遮天里唯一的女帝,乱古不是狠人四世之一,但这位女帝逆活四世夺天地造化,可以说是活的最久远的大帝,女帝一生不奢求仙路,不为帝路,也许在她记忆里永远是那个小女孩,有泪有笑,非哭非笑,没有人明白她的心绪,不为成仙,只为滚滚红尘中等你归来!她的一生只为等,却在帝路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
西漠万里,须弥日月,成仙路上绕不开的话题,阿弥陀佛大帝,发九十九大愿,西漠万年信仰力铸就佛陀不灭身,他所求,举霞飞升,他所求,布施六道,他所求,举教成仙,和别人不同,阿弥陀佛大帝成仙为众生,正如他所说,我若成仙,凡我仙土中,有饿鬼,修罗,地狱三恶道者,我即不取无上仙位,太阴古皇曾说,一时不杀生易,一生不杀生难,阿弥陀佛也算惊艳了。“惊艳”可说是阿弥陀佛真实写照了。

评论(3)
热度(4)

© 温吧战神盖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