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叶天帝

敢问上天,是否有仙?

<烟灭。

一,佛中狂生

 

  墙壁上写满了字,楷书或者狂草,佛,佛不仅盘踞众生心头,还写满了屋子。

 

  “你们看什么?”众人这才发现,小佛寺中的经书中间还躺着一个人,一个披头散发的狂生,望着众人凶相毕露:“还不给我出去!”

 

  这一猛喝只像铁锤砸在几人心口,功力差些的都摇晃起来,嗫嗫嚅嚅道:“我们……我们……”

 

  狂生此时双目血红,望着满壁“佛”字自问道:“什么是佛?”无数人修佛,到底佛是什么?

 

  突然中间一个人开窍道:“佛即众生,众生即佛,前辈,我说的可对?”眉飞色舞,得意忘形,那狂生看也不看,一步踏出,周围无形气流吹得经书不断翻卷,怒哼一声:“胡说八道!装神弄鬼!老夫最痛恨的就是这种故弄玄虚之辈!就你们还想得到寂灭功!”

 

  当下毫不留情,房门一开,几个人轱辘轱辘滚了出去,浑不理头破血流呜呼哀哉之声,啪地房门关闭!

 

  “大师啊大师,不是我不想给你传下道统,只是这帮兔崽子每一个上进的……”狂生仰天大笑,一掌一掌排击在小佛寺墙壁,只震得地动山摇,他形如鬼魅,一番发泄后竟然倒地不起,双颊越发铁青。

 

  二、寂灭天功

 

  冰天雪地狂风呼啸,一片冰原之上,一个僧人合十而行,万峰连绵,此山上接九天,几与天争高下,世称天山。“无怨无悔。”僧人踏步而行,他毕生心愿乃是入世救世,然而终此一生,又回到了开始,大限将至,葬身天山何尝不是了却凡尘?

 

  过眼云烟,每行一步,内心便坚定一分,心中无数厉鬼化成心魔扑面而来,恍惚间无数往事滚滚而来。

 

  大旗烈烈,黄云卷尘,“别杀我!”一个少年急呼,然而一双大手铺天而下,碾烂如泥!双手染血的僧人无泪无笑:“双手罪孽一肩担起!斩草除根!”

 

  “斩草除根!斩草除根……”这句话好像在他耳边回荡过千万次,僧人手上都是积雪,山高千丈冷彻入骨,如不是他寂灭天功已到绝顶早化寒冰而亡,他擦去积雪,看着自己这双手,佛之手早染满红尘,大江盟的天下他亲手打出,尸山血海难以回头,如今凄凉落幕,岂不是轮回有报,罪业难逃?

 

  行至绝巅,僧人盘坐而笑,笑如佛陀,喃喃道:“寂灭天功传给中平……哈……这一生也算得痛快!”霸业之下,哪个不是白骨铺路,血堆九重?

 

  天山之上落雪纷飞,雪地只余一声狂笑,一代高人慢慢被积雪覆盖。

 

  三,大江在上

 

  大江之上

 

  夜火时分,大江盟总舵风凄然握紧了那把刀,大江盟荣耀所系,殷殷碧血铸就,劈开了面前的灵位!

 

  “啊!”痛苦的声音传出,没有人能理解的痛苦,总盟主风凄然抱着那劈碎的灵位哭了起来,“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让我做这个盟主……爹……我好累啊!”

 

  没有人理解的孤独,青年风凄然看着那一把刀,家传的荣光让他一次又一次的舞动,再怎么学就是学不会,再怎么练就是练不成,“灰飞烟灭!灰飞烟灭!就算拿去我的命也好!为什么就是练不成这一招!”呜呜哭泣的盟主像一个孩子一样抱着那把刀诉说着,整个世界只有他和那把刀。

 

  “我把不休大师都逼出了大江盟!我……”风凄然忽然翻手在刃上一划,血珠满地,紧紧握住刀刃,“我连狂生都……那是他咎由自取!”

 

  我不能输,我是盟主!我只有武功比他们高!可是……他们真的难以超越啊!风凄然留下两行热泪。

 

  “一定要夺回寂灭天功!”对,不休大师的寂灭天功超绝武林,练成这武功起码可以立于不败,他起身踢开灵位,涌起无与伦比的斗志。

 

  四、英雄何在

 

  大江盟变化恁快!曾万峰不曾想到这一天,风无声死了他不敢站出来挑战大江盟,因为还有寂灭功无往不胜的不休大师护卫大江盟,不休据说已于天山圆寂,尘归尘土归土,再厉害的武功也不能隔着坟墓施展出来。

 

  “没有李不休,我还是怕,”不休大师俗家姓李,曾万峰十分清楚,“没有寂灭天功的护卫,但许中平……也是一根刺!”

 

  曾万峰仰天大笑:“大江盟高手辈出,可惜你风凄然自毁长城,你那两把刷子的家传刀法还有办法守住威震天下的大江盟吗?”

 

  风无声、李不休……许中平……到风凄然孤单一人,走马观花似的在曾万峰脑海中过了一遍,除了感叹英雄何在,他抽出了自己的剑,哆地一声钉在了墙上地图,仿佛划开一场火并的序幕。

 

  五、末路焚香

 

  “请一定要保佑他!”林新欢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杀气满身的丈夫,大江盟主风凄然。

 

  “没有,都没有!哈哈哈哈!”风凄然刀扔在了台阶下磕出一连串火花,顺势斩断了一个石狮子的脑袋,没有,寂灭天功没有了,烟灭刀最后一招也练不成,他把头磕在地上,血水直流,疯狂大叫:“你们为什么要折磨我!为什么……为什么!”

 

  “凄然……”林新欢念着他的名字,形容悲伤地道:“有办法的!有办法的!你还有我!”

 

  风凄然目光一变:“是!我还有你!”说着狠劲一推,林新欢给甩在地上,他大踏步捡起自己的刀:“灰飞烟灭,灰飞烟灭……大江盟若是败了,我若是败了,你就不是我的了!那时候我情愿一刀杀了你!知道吗!杀了你……什么大江盟,什么林新欢!我们一起灰飞烟灭!”

 

  吼罢,一弹刀锋响起清澈的振鸣,近乎疯狂的自言自语笑了起来:“灰飞烟灭……烟灭刀,你说是不是?”跌跌撞撞奔跑出去。

 

  六、书山有路

 

  “你认错了?”风凄然跪在了小佛寺中,落木萧萧,许中平似乎没有了力气,他双目含悲,一掌抵住了大江盟如今的盟主脑袋,恨恨道:“你告诉许叔!你倒行逆施为了什么?你已经是盟主了,为什么容不下不休,容不下我,容不下为大江盟流血流汗的旧日兄弟!”

 

  风凄然唤了声“许叔”,许中平性子极为执拗,要不然岂有“狂生”之称,大手劲力一催,风凄然发丝好像罩着层严霜:“说!”

 

  一声虎吼,风凄然渐渐挺直了腰站了起来,头顶着那手掌起来,只见他双眼如血,神色间如失魂魄:“我是大江盟盟主……我不能败,不能输……”他望着许中平怒火中烧的样子不躲不避,“许叔啊!我和你们在一起你知道像什么吗?像个废物!不管谁都会说,那李不休如何如何武功了得!许中平如何如何运筹帷幄!我,心里难受啊……”

 

  许中平此刻闻言仿佛给天雷击顶,摇摇欲坠:“你就为了这个……就为了这个!”

 

  不而竟口吐鲜血,风凄然扶住他恳求起来:“把寂灭天功给我!我知道李不休把秘籍给了你!”许中平哈哈大笑,怀中物什一抖,正是寂灭天功孤本,天大地大只此一份,毫不吝惜扔在了地上!

 

  “给我滚!”风凄然忽哭忽笑,匆忙捡起了那册子,上面所绘正是佛门图像,秘传天功,一时欢天喜地破门而出:“寂灭天功……我的寂灭天功!”

 

  七、无路可退

 

  挑战书烧成一把灰,风凄然面如修罗,大声发泄:“曾万峰你好!你很好!我来应战!我来!”随即摇晃着林新欢的肩膀,“可是……你说……我拿什么应战?”

 

  半生不熟的刀法?还是不得其门的寂灭功?不行!都不行!

 

  “你们呢?”他望着堂上这么多的元老、手下,颤抖道:“你们……也要我去吗?”

 

  有人冰冷道:“大江盟,战无不胜!”战无不胜四个字仿佛铁锤落在风凄然的胸口,一时心酸竟流下两行热泪,是啊,大江盟战无不胜,空中随风冲向天空的战旗血红血红的,这次要自己流血了。

 

  “我知道我知道!”他轰地一声跪在地上,不知道这里还有什么能让他下跪,只听他似哭又笑:“我去还不成吗?你们啊……这是逼着我死啊!好一个大江盟!”谁都不知道这个少年暴君想些什么,一时之间无比沉默,这个青年慢慢站起来,脸上涌出无比的寂寞。

 

  八、战无不胜

 

  擂台设在大江盟与砺锋堂的交界,在这里一处名为“小客栈”的地方,一片乱葬岗中一个鬼气森森的客栈,破布幡飘晃,上面一个殷红的“决”字。

 

  决战的“决”,大对决的“决”,在这里风无声斩杀过敌手,打出大江盟的招牌,李不休也曾在此会战群伦,寂灭天功横推武林,现在到自己了,风凄然背后跟着的几个人也是思绪万端,昔日大江盟何等傲视,到了如今竟有了江河日下的苍凉。

 

  “曾万峰,”风凄然淡淡一笑,“手下败将!出招吧!”说罢铁刀一动,正是月黑风高,幡影摇晃,他明知必死忽然自嘲起来:“大江盟啊大江盟,老子可遂了你们心愿了……”悲痛之声带着轻蔑,背后林新欢禁不住潸然泪下,待要上前,

 

  那铁刀已如长江大河发出了第一招,正是“江河日下”,大江盟中连许中平也心中激动,竟是时隔多年再见这一“烟灭之刀”,只是这凄凉之景,令人生出不忍猝睹之感。

 

  江河日下,时不多矣,曾万峰哪能不懂他的心思,但自己毕生宿敌刀法再现且刀意截然相反,刀剑辉映,纵使可以轻易取胜也按耐不住想刀这种刀光能走到何种地步,大呼道:“好招!”

 

  九、

 

  风凄然已经不知道是自己在使刀还是刀在使自己,剑来他就挥出一刀,掌来便寂灭天功运气反击,“小客栈”地动山摇,哪里经得起两大江湖巨擘如此折腾,不多时已成废墟,周遭墙壁轰然倒地,倒卷起漫天尘烟。

 

  那小客栈不知道谁还在烧火,这一下内力助了火势,浓烟滚滚,犹如黑龙盘踞,不过一刻间端的火光万丈,风凄然疯狂地举刀:“老天助我啊!哈哈哈哈!”

 

  许中平不冷不热,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风无声的“烟灭之刀”,到了火光尘烟之中,只怕能合之为己用,天时地利占了上风威力自然强绝,这一番变故大出意料之外,曾万峰也再不似之前那般轻松。

 

  烟熏火燎,曾万峰眼睛酸涩,但他到底武功高强,内力过处,烟火不侵,只是一身焦糊味道颇觉狼狈,至此已无再看下去的必要,胜负当前,抛却一切心思,只见他剑上隐隐透出一缕青光,双手持剑,剑尖向天,像是不动明王,武学中万万没有一招起手势一样的杀招,风凄然哈哈大笑,刀行如龙,带着黑烟烈火,霍然间那曾万峰目中神茫暴涨,一股剑气催的须发向外扬起,竟是煞气逼人,风凄然那驾烟驭火的一刀给曾万峰护体真气反压回去,而这正是那接踵而至波推浪涌的杀招开端,剑上涌出无边劲气,天地似已臣服在这惊天动地的一剑之下!

 

  “烟消云散!”曾万峰剑可分浪,空气似也倒卷剑刃两侧,此刻若是有一座山横在这里也要给瓦解冰消……完了,完了……风凄然闭上了眼睛,大江盟战无不胜的招牌似已轰然倒塌。

 

  十、万古皆空

 

  林新欢哪里容得风凄然就此落幕,你还有你的大江盟啊……剑搅碎红衣,鲜血狂喷,犹如一场鲜红的雨,叫醒了一场无涯的梦,“不是我要杀你的,”曾万峰摇了摇头,“你替他挡得了一剑,能不能挡两剑?能不能挡千剑万剑?我一剑杀不了他,我还有第二剑,还有后面的千剑万剑。”说罢,这个女子不甘心得闭上了双眼,听不见呼吸。

 

  风凄然惨然一笑,寂灭天功,烟灭刀,大江盟,这一双手究竟握住了什么?

 

  眼泪竟是无法抑制的垂落,大江盟算什么?对我而言又算什么?心中桎梏豁然而通,竟而仰天大笑起来,声震四野,曾万峰虽然感慨,仍重整杀意:“现在再也没有人能为你挡了!风凄然!拿命来挡吧!”

 

  又是一招烟消云散,这招乃他数十年苦心孤诣之精华,威力之大早已比肩昆仑派“玉石俱焚”,只见这风凄然突然双目一红,给剑风激荡长发全数散开,宛如修罗恶鬼,剑气逼面不躲不避,手掌探空紧握剑锋,曾万峰一剑竟破不开他这凌空一握!

 

  试问世间谁敢如此直挫其锐!这得如何深厚之内力,许中平大呼起来:“寂灭天功!”

 

  如不是寂灭天功还有什么解释?李不休用之纵横武林,血战长江无往不利,此时风凄然制住这霸道绝伦一剑如何不让大江盟热血沸腾!

 

  “不可能,不可能是寂灭天功!我不信!”曾万峰话未说完,风凄然顺手一刀劈砍,但见那刀光凄冷,一股灰色气劲长驱直入,刹那间曾万峰一只手掌化为血泥,全身颤抖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喃喃自语:“我不信,我不信……这……灰飞烟灭?”这两大绝学此刻被风凄然使出,威力已自大成,他面色疑惑,想求出一个答案,突然血泉涌出,震惊之下说出不话。

 

  “烟灭刀!”许中平朝圣般跪下,“大江盟,战无不胜!”背后其他盟众跟着跪下大声道:“大江盟战无不胜!战无不胜!”


评论
热度(2)

© 无敌叶天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