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叶天帝

敢问上天,是否有仙?

论剑

十年磨一剑,对于李定襄来说,腰里这一把剑岂止十年,用朝圣之心磨砺这把剑到两鬓霜寒,剑有龙吟,说的是他毕生心酸,剑如寒潭,倒映着往而不复的岁月。

剑成之日,不惑之年的李定襄面对剑庐拜了三拜,剑庐功成一剑自己却裂了开来,这次不管再怎么修补也无济于事,李定襄忽然泪流满面,神剑有灵也当长哭。

“这把剑,”有相剑师拍案叫绝,“当属世间第一神兵!”

这一把剑,耗费了毕生心血!

这一把剑,磨砺了三十年寒暑!

这一把剑,已经比他的命还珍贵!

李定襄很欣慰,送给相剑师十两银子作为答谢,这是个光头和尚,口诵阿弥陀佛眉开眼笑。这不是唯一的相剑师,但也是一个真正的相剑师,相剑师就是品剑、评剑、真正懂剑的人。

他又找到一个道士,飘然出尘,仙风道骨的道士。

道士当下捧起神剑,连连唏嘘:“无价……无价之宝!”尤其对武林中真正懂剑的人来说,金银财宝已经无法衡量神剑价值。

道士只收了二十两,说神剑通灵,扰了此地清净,破财方能平复剑心。李定襄大喜过望,奉送金银而去,而他一介布衣又能有多少银子?第三个相剑师是个饱读诗书的儒生,很是武林中一位名宿,不仅剑上极有造诣,论剑更是一绝。

“李先生,恕在下直言,这把剑乃是一把神剑,只是……”儒生欲言又止,李定襄急问:“可是什么?”儒生道:“可惜如此宝剑,一旦给人知晓,怀璧其罪,李先生可要小心啊。”原来是这样!

李定襄松了口气,世上儒生就是拘泥小节,满口文章,带着宝剑出了门长笑而去,儒生脸色颇不痛快。

神剑第四次亮出锋芒是在论剑大会上。他铸出、炼出、磨出这样一把锋如霜雪的好剑恨不得四海皆闻。

论剑大会设在一处荒野,虽然简朴,却十分隆重,旁边是一座火炉,炉中烈火熊熊,据说正是这烈火铸造了天下闻名的王兵轩辕。谁知道报名费十分昂贵!

但他还是筹够了钱。烈火腾空,铁浆滚滚,在这里无数把名剑被品鉴。他怀着朝圣的心情在论剑台下等候通知,人来人往说什么也完全没有听见,他的剑唯有他知道,剑出众兵收敛,剑动众兵无光,这样的剑已经是绝顶了吧?

他做了个梦,梦里他获得第一,荣誉、地位滚滚而来,衣锦还乡,走在路上好像都带风,梦醒的时候天下起了雨。铁浆滚滚滋滋发声,铸兵炉上飘起阵阵白烟,迎着千丝万缕的雨,剑散发着无比的霞光。

“这是一把第九流的剑。”这声音好生熟悉。

“确实不入流,剑光太冽,就像个故意炫耀的人。”竟然是一个秃头。一个儒生摇了摇头:“浪费了这好铁!”面色愤恨,好像被气的不轻。

是他们?李定襄心中暗喜,因为他们早已评过自己的剑,但他万万想不到,他们居然、现在、品评的就是他的剑!

他脸色发白,身影摇摇欲坠,自己的剑居然是第九流!怎么可能!

三个名宿,和尚斜看了他一眼,道士冷哼了一声,儒生却开口了。结果出来了,入围的是三把剑。

第一把剑,是人,一个肥头大耳痴痴呆呆的富家公子,眼神懵懵懂懂,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拿着道士浮尘就往嘴里塞。

“公子已经天人合一,人即剑,剑即人,实在是论剑大会最强之剑!”“这哪里是剑?”李定襄高声反驳,奈何人声鼎沸,犹如泥牛入海,谁能听见他所说的,转眼又说到第二把剑。

是一张刺绣。上面绣了一把剑,歪歪斜斜,想必是哪个大家闺秀闲的发慌才会绣出这样一把惊世骇俗的“剑”。

最巧的还是名宿们连连点头,被这把剑折服,只见绣是十字绣,锦是天蚕丝,上面剑竟然是金线所成,带了无与伦比的贵气。道士嘿嘿大笑,理所应当道:“剑有剑气,但刺绣居然能勾勒出剑的神韵,这俨然是一把剑直欲破锦而出,如果这无法得第二,天理难容!”

“有理有理啊!”儒生随即点评第三把剑,如果第一第二不是剑,那第三把肯定是,因为这已经不是世俗眼中剑,“第三把太过匪夷所思,但剑理通大道,返璞归真,实在是一把好剑!前朝有位大侠,草木竹石皆可为剑,这把剑虽不中亦不远矣!”第三把乃是一块剑胎,也就是粗胚,出了炉不曾打不曾磨,返璞归真位列第三,十年磨一剑,笑话!

真正的宝剑是不用磨,不用打,不用开锋,正如绝代高手,不图炫耀,却能杀人。

人剑,绣剑,粗剑胚,李定襄气的狠了,眼睛瞪着那三个名宿真如入魔一般,何其荒唐!何其荒唐!一张嘴吐出一口血来!

“我的牙,我的牙!”那名列第一的富家公子虽然人剑合一天下无敌,奈何那牙却不是无坚不摧,被浮尘绞了下来,落地叮当却是颗大金牙!

富家公子气呼呼的扇了道士一巴掌,顺道把浮尘扔下了火炉:“没有了!什么狗屁第一,说好的一百万两我一根毛也不给你!”转身就走,天知道那绣剑给火一燎,把整个台子都点着了,天幸小雨连绵扑灭了下去,整个论剑台乌烟瘴气。

儒生摇着折扇不紧不慢道:“公子想走还是把钱先交了,还有……”这时雨意连绵,他擎出了一把剑,竟然是李定襄的剑,折扇一合,脸色郑重,“不要伤了和气!”道士给一巴掌打出了火气,虎吼一声:“不交钱,谁也别想走!”

“阿弥陀佛,”和尚也跟着拿出紫金钵,“贫僧也只好化个缘了。”转眼那公子被三个人堵在火炉旁边进退不得,看他痴痴呆呆这时候却也知道三个人要打他,大呼一声:“人剑合一!”

道士轻轻松松走过去,一脚踢翻了公子,轰地一声落在地上论剑台都摇晃起来:“贫道说你是人剑合一,你就是,说你不是人剑合一,你就不是!”啪地一巴掌,以牙还牙,富贵公子的脸高高肿起。

李定襄总算知道怎么回事,一腔怒火扑了上去:“别用我的剑!那是我的!我的!”疯了似的,直冲向了儒生手上那把碧如秋水的长剑,眼中露出极恐怖的表情:“你的手别脏了它!”儒生剑法不高怎称名宿?

剑在手上转出来一个圆,接着刺出,李定襄不可置信的看着剑贯穿自己胸膛,血涌出喉咙,刹那间竟是面上含笑,双手抓紧了剑锋,儒生一松手,剑和人一起倒进了铁浆之中。

片刻间,从头到脚都燃起来,那铁汁赤光冲天,直欲把天烧出个窟窿,连雨水也不敢逼之太甚,何况一个大活人进去,灰飞烟灭只是等闲,徒留一把长剑在铁浆沉浮,融之不化,偶尔还绽放几丝冷幽幽的光。

· 


评论
热度(1)

© 无敌叶天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