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吧战神盖伦

混迹江湖小作者,打过工,跑过腿,哪里赚钱哪里钻,上天入地一俗人,因生活所迫不得已搬砖为生,不求世人尊重,但求不要唾弃,曾经有人叫我温狗,现在有人叫我英奸,你们可以叫我草货,自己写的东西不值钱也请不要转载乱用。

龙城志节选——刘血河

玉门关的信使策马而来,蹑踪深入大漠,茫茫大漠,居然找到一队人马的踪迹。 “那个,”慕容平川声音阴柔而坚定,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比黑猫更敏锐的六觉,“你在干什么?”此处武林人物盘桓,下面更驻扎了虎卫数千和玉门军数千,两军灯火通明,俨然封锁了这一片动向,信使全身隐在黑暗里微微心惊,这人到底何等高手,一转眼就发现自己踪迹? 躲也没用,信使便站出来咳嗽道:“在下是送信的,请问哪一位是孟长空先生?”慕容平川看也不看,哼:“哪里的信使,居然这么大的神通?”信使闻言昂首道:“只要人还活着,天涯海角信也可以送到。” 一旁有人道:“慕容兄,此人是乾坤中人,确实有这个能耐。”说话的正是玉门军中军刀司马许林,慕容平川对朝廷中人殊无好感,嗯了声,信使对许林点头表示感激,慕容平川指着一旁篝火:“这就是孟长空。”篝火旁一张大脸捂在怀里,一个壮汉披着羊皮酣睡。 乾坤乃是武林中的一个组织,所有成员自称乾坤者,中原武林多不知其来历,只有传闻乾坤组织出自昆仑山一脉,人言纷纷不知所谓,但乾坤却又特殊之能,经营生意为主,天下密布消息网络,有的贩卖皮货,有的经营刀剑,更有甚者干的人命生意,凡此种种皆是乾坤一角,举凡武林多与之联络彼此明了,此人既是乾坤中人当有事而来。 “孟长空!”许林吼起来哪有军刀司马的斯文秀气,孟长空惊魂似的爬了起来:“怎么!怎么!打雷了吗!” 信使道:“这位孟先生吗?”孟长空嗯嗯点头,信使取出了一张纸,只见他怀里瓶瓶罐罐不少,依次排开了,大的是大的,小的是小的,取出个小勺子里面的粉末都弄出来一点儿,又揭开一个小罐,酒气扑鼻,众人虽说江湖中人,闻之竟有熏熏之意,原来是天下少见的烈酒,调配的粉末混入酒中全数消解,那人嘿嘿一笑:“好了!”那酒水撒在了纸上,一张白纸就出现几个字迹,那人看诸人目瞪口呆也十分得意道:“诸位以后有什么生意只管联系在下,无论刀剑秘籍,杀人放火,保证是物超所值,干得漂亮!” “是,是……”孟长空接过那纸,奶奶的一张白纸还有这么多门道,没有手法那些瓶瓶罐罐也显示不出那些字迹,乾坤果然有些鬼门道。 许林最恨人杀人放火,此刻此人娓娓道来也不觉反感,反而对乾坤之能越加好奇,慕容平川也是目露深思,那人笑道:“信件送到,在下也就退了,小的祝各位恭喜发财,发大财……”语言颠三倒四,他瞅了眼龙城那方嘿嘿道:“可别死了。” 什么?不管什么人也兢惧起来,许林剑眉一扬道:“阁下什么意思?”难怪他们紧张,龙城奇幻,这里人心难测,人人心弦紧绷,就是许林也紧握军刀从未松开。 听他有言外之意,慕容平川目光犹如刀剑,给他看了一眼那人马上干笑起来道:“在下真的要走了,各位保重……保重……”撒腿要走,慕容平川横躺在羊皮上神色一凛,突然一拍羊皮,无形内力掠过篝火,沙地之上形成一道沙箭射向那人,那人啊呀一声,给沙子打中小腿面无人色跪在地上,那人直痛的钻心,但他笑容不变,虽然是苦笑却仍嬉皮笑脸道:“慕容老大,我不想死啊!” 慕容平川手中仍捏着酒杯,他小弟给他再斟满一杯,他缓缓饮下,似乎并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那人苦笑:“好好好,那在下就说个明白了,我虽然没看过那信件但里面讲的是什么大概可以猜个一二。”他怕的似乎不是慕容平川,而是其他什么,孟长空喃喃道:“妖火东升……” 许林夺过那信件瞥了眼,只见上面写的正是“妖火东升华夏留笔”,华夏想来是个人,妖火东升却不知什么意思,那人垂头丧气:“我们乾坤得知消息妖火东来,这片沙漠都在他们掌握之中,这趟信件就是我们乾坤最后一趟在这边的生意,走的迟了,死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大侠放过我……” “妖火是什么?”慕容平川问,那人面现难色道:“这是当年流行西方的宗教,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他们行事乖张,可不是道门佛门那样的好惹。” 许林道:“那你们乾坤怎么得到消息的?”他想问个明白,却见此人面色严肃道:“许司马真的想知道答案?”“那是当然,天下没有不好奇你们乾坤内幕的!”许林道,那人缓缓站起左腿微微颤抖:“那司马得不到答案,得到的只会是在下的尸体。” “什么?”许林连连挥手,“我要你命干什么?”乾坤究竟都是些什么人呢,连一个信使也如此硬气,如果不是心里抱着信念如何会这般视死如归?好在慕容平川也不想深究,缓缓道:“多谢阁下告知,既然知道妖火东来我部也好做足准备,方才失礼了。”那人直觉左腿疼痛顿去,全身舒坦,呀然而望,慕容平川已将他扶起,那双手冰冷如铁,如今用来扶人他不禁受宠若惊般:“多谢。” 信使眼看溜之大吉如何不喜,他运气于腿,悄悄道:“多谢,遇到危难不妨往南而行……”拔腿就走,慕容平川制人救人不过片刻,难得的是风范如此,许林忍不住升起一阵敬佩,妖火东升……叹了口气,带着玉门军各自准备,虎卫那边也传信通知,一时情形更加严峻。

评论(1)

© 温吧战神盖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