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叶天帝

敢问上天,是否有仙?

天倾玉碎:一,去时雪满天山路

  说来也巧,北风一起,天边暗淡下来,不多时黄昏褪色,雪花飘摇而下,暮色中长街煞白,打开门才觉得突然的风雪像凄冷的月光一样,落得满地生寒。
  
  “今晚不做生意,快走快走。”吕秀岩急忙关门,外面青年男子面容疲倦,一只手抱着一个小姑娘,一只手挡在了门缝:“我们讨点东西吃,马上就走。”
  
  看两人落魄,吕秀岩叹了声气:“进来吧。”这青年男子双目透着红光,多时不曾休息,小姑娘数着手中十来个通宝钱,想来想去不知道吃些什么,突然望着吕秀岩,嗫嚅道:“店家……我……这些钱可以吃些什么?”
  
  吕秀岩一怔,接过小姑娘手中温热的铜钱,笑了笑:“什么都可以吃,吃不完还可以带走,他奶奶的,把你们的酒肉都拿出来,莫不是要老子端过来?”后半句却不是对小姑娘说的,青年疲倦的笑了笑:“多谢兄台,也是在下两手空空,出门在外,好不为难。”
  
  吕秀岩道:“酒是我要的,干你何事?”
  
  小姑娘脸上一红:“就是就是,我这大哥不胜酒力,每次让他喝酒都要他命似的。”酒肉一到,里面似乎暖和好多,也是饿的狠了,吕秀岩看她狼吞虎咽,不觉心弦触动,默默饮酒不知道想些什么东西。
  
  青年吃了几口便倚在桌上睡了过去,小姑娘反而倍感精神,吕秀岩有心送他们前往客房,那小姑娘却跑前跑后好不快活,推开门抓了把雪,搓成一个雪球。
  
  门外一个黑衣人蒙头盖面,目光极锐,一把长剑指着女孩,吕秀岩暗道不好,看他手如鹰爪箕张,空手抵住了那团剑茫,把小女孩身后一护,呼气道:“应天从你这是做什么!一个小女孩家你也要下这般杀手,老子今天领教领教你的纵雪轻烟!”
  
  黑衣人冷笑起来:“今晚做的什么买卖吕秀岩你心里没底吗?这客栈的人都给我们杀了干净,你倒好,留了个小女娃子在这里,我应天从满手鲜血,你却成了活菩萨!”
  
  吕秀岩目光温暖,他少有这样的时候,这个粗豪汉子看着小女孩道:“别怕,大叔在这里没有人伤的到你,活菩萨也好,活阎罗也罢,应天从你走吧。”黑衣人看着那高大背影,又看了看那满是温暖的粗狂面容,似乎想起了关于这个男人的过去,叹了口气径自消失在街道。
  
  不知什么时候那青年醒了过来,望着自己妹妹,一笑道:“景风,过来。”小女孩看着吕秀岩,眨着大眼睛说:“我要和大叔玩儿。”青年身子摇晃,胸前隐隐约约透出几缕血迹,目光顿冷:“过来!”
  
  景风吓了一跳,战战兢兢拖住了青年身子,呜咽道:“大哥你别吓我,你千万别吓我……我听你的好了。”青年拱了拱手,没有多说,就带着女孩踏出了客栈,外面风雪交加,青年走路不甚利索,只一件外衣遮住女孩,把她抱在怀里。
  
  “吕秀岩你倒是厉害了,”黑衣人调侃着,吕秀岩面对着风雪中的天,缓缓闭上眼睛,只听应天从冷冷道:“这样的一个残废你也没有拿住,怎么给统领交待,我好心提醒你,现在拍拍屁股就走,还能夺得生路。”
  
  远方一人轻笑道:“吕秀岩你还有什么话说?”说话间,人影好似电光火石,已站在了干枯的大树下,应天从心中也略有紧张,放走目标的吕秀岩更不用说。
  
  吕秀岩平静道:“我只是想起一些往事,不管怎么也好,我且问你一句话。”
  
  那人身披紫衣,头上戴着斗笠,在吕秀岩凝重的目光中点了点头:“你问。”吕秀岩陡然睁开双目:“你修炼的可是天倾玉碎掌法?”
  
  吕秀岩继续道:“如果不是今晚卓青山身上的伤,我绝对不会想起天倾玉碎,你想骗我到什么时候?”他突然出招,一掌如巨灵开山,雪花围绕旋转,风雪都臣服在这无匹的真气下了,应天从怒吼道:“你疯了!”
  
  雪纵飞烟乃是绝顶的身法,剑法,和功法,互相配合,使得身影如魅,剑法邪异,只见一团黑烟在雪中急射,仍是慢了一步,吕秀岩与大统领双掌过了一招,撞在一处,犹如山洪爆发,应天从急急掩面躲开,踏在古树斜空的枝丫上。
  
  “好功夫,好功夫!”大统领身心发麻,从未有人能够挡得住天倾玉碎一掌,这一路功夫与其他不同,传自昆仑万丈峰,也是昆仑派至高武学,一掌出崩碎山河,吕秀岩嘴角渗出血水,但他身上气流倒转,生生不息,却不见太多伤势:“铁砂掌,通臂拳算不得多高深的武功,我倒小看你了。”
  
  吕秀岩切齿道:“我女儿怎么死的?就是天倾玉碎啊!天倾玉碎!”他咆哮起来,“那时候我纯阳功未成,只能看着她一点一滴生机粉碎,好歹毒的武功啊!老大!你告诉我你怎么下得去手!”
  
  大统领没有说话,应天从忙道:“吕秀岩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要杀了大哥吗?”他这时候这样道,两人已经没有缓和余地,大统领面容苦涩,吕秀岩也凄然一笑:“杀!”
  
  雪花鹅毛飞落,但丝毫不能影响两人,纯阳功修的是人体本源,内气无比深厚,可谓是最强之盾,难以攻破,但凡武功极境便是得道,举手投足都有莫大威力,天地人三合为一,大统领一切像是顺势而为,把雪当作飞刀,甚至雪地上他种种武学更加流畅,再加上他的绝学天倾玉碎,吕秀岩感觉整个天地都舍自己而去,在这片天空下无论怎么出招都有种威力大减的错觉,那种感觉好似身有枷锁深陷泥沼,身上已中了几掌,在雪地退了数丈。
  
  好在纯阳功求诸自身,外面任你狂风波澜,体内真气仍源源不绝,吕秀岩待定身形,大统领已如狂风扑面,口中道:“天、倾、玉、碎!”

评论

© 无敌叶天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