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吧战神盖伦

混迹江湖小作者,打过工,跑过腿,哪里赚钱哪里钻,上天入地一俗人,因生活所迫不得已搬砖为生,不求世人尊重,但求不要唾弃,曾经有人叫我温狗,现在有人叫我英奸,你们可以叫我草货,自己写的东西不值钱也请不要转载乱用。

第一卷《洛水云起》:第二节

四、
(码头,血一地,朝阳金线满地,透着红晕。)
李济舟:人呢?
地痞甲:谁?
李济舟:人呢?(冷面如霜,顿了顿。)
地痞乙:你是谁?
李济舟:(剑抖,剑花点腕,剑尖刺肩,两人倒地嗯哼起来)我还以为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不顶用了?看来人还是以前的人,没变成什么铜皮铁骨,只要还是人,他就还流血,只要还是血肉之躯,这剑……还是杀的了人。
地痞甲:别冲动……
地痞乙:有话好好说……
李济舟:(剑挑开两人衣襟,露出两把盒子枪)对嘛,有话好好说。
地痞甲:是……是……是……
李济舟:我问你答。
地痞乙:明了明了。
李济舟:同心中枪了,谁打的?
地痞甲:我……
李济舟:你!
地痞甲:我不知道!
李济舟:嘴里掏不出一句实话……(剑往颈侧斜了斜)那就不用说了。
地痞乙:你……
李济舟:看起来你有话要说。
地痞乙:敢!
李济舟:你看我敢不敢!(剑如天花,寒光一闪,将一人的手钉在码头木板)敢不敢!
地痞甲:大侠,大爷,祖宗!
地痞乙:不是我们,不是我们!
李济舟:哦?
地痞甲:我们少爷,姓谢……
李济舟:哈哈,明白明白,本地也没几个谢家,我这里说个谢谢,告诉你家少爷,也告诉你家老爷,洛水来来往往养的住这么多人。
地痞(合声):谢谢……谢谢……(仓皇而走。)
李济舟:(望着朝阳,沾血的剑点在地上)谢、雨、亭。
五、
(黄昏雨,集市早收,街边寂静。)
李济舟:马叔。
马叔:您说。
李济舟(戴着斗笠,望着天):回去吧。
马叔:同义被伤了,码头也被砸了,这些都没有什么,我能看通透,下面的兄弟也能看通透,可是你,能不能看通透?
李济舟:以前师父说过,创帮立派担子太重,可是既然做了,那就没有回头路,没有这个事儿,还有下一个事,考验一个接着一个,大家都知道这次是什么事……
马叔:洛水帮没有也就罢了,你要是……
李济舟:(打断)洛水帮没了,我也就没了,这就是帮派饭,吃了第一碗,就放不下筷子,有帮派,就有人来探来踩来把你打没了,等到他们怎么打都打不散,踩也踩不下去,这口饭,大家才吃的稳。
马叔:你……
李济舟:我去吃这碗饭。
马叔:……
李济舟:而我,天生就是要吃这碗饭的。

六、
李济舟:找你家老爷。
下人:我家老爷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李济舟:是我疏忽。(
递上帖子)
下人(微瞥,扔在了水里):这什么?
李济舟:(冷,扼住下人喉咙)捡起来。
下人:(说不出话)……
李济舟:捡起来!
下人:(一语不发弯腰拎起来,帖子面上写着洛水帮)……
李济舟:别看我,送进去给你老爷。
下人:这……(帖子上沾满了泥巴,字略微有些模糊)
李济舟:(低吼)送进去!
下人:(匆忙)……
(片刻后)
下人:(满头汗水,鼓气)开中门,接客!
李济舟:(抖了抖衣服,抱拳)谢了。
(过了中庭,两边列队,人头熙攘,却无一丝异声,无数灯笼照着堂口亮如白昼,雨后地上还有湿水,李济舟洒然进入,谢家老爷谢清波在前,李济舟拱手行礼。)
谢清波:好小伙,你来不是闹事?
李济舟:是。
(两边人手齐动,谢清波挥了挥手)
谢清波:(疑惑)闹事来了还给老朽行礼?
李济舟:道上前辈敢不见礼。
谢清波:下人不争气,给你教训了一顿,下人犯错,就是主人犯错,下人受辱,主人脸上无光,进门就削老朽一顿脸皮,好气派。
李济舟:说的好,洛水帮不入老爷法眼,但伤我手下人,就是摘我的旗子,老爷想怎么交代?
谢清波:这就是你折辱我手下的理?
李济舟:不是。
谢清波:那……
李济舟:江湖拜帖,一个下人看也不看扔在地上,这样的嚣狂不知道的还以为老爷忘了江湖的规矩!
谢清波:那老朽还得谢谢你?
李济舟:不敢。
谢清波:江湖,江湖……狗屁的江湖!
七、
傅传薪(喘气):小姑娘,你这个师兄可厉害的很?
小姑娘(哼):那是!
小姑娘(笑):不厉害能把你老打的不知道东南西北?看你还敢挡他的路?
傅传薪:嘿嘿,不是我让他,他能翻得出我的五指山?
小姑娘:(倒水,自己喝了一杯)您老,功夫不大,话大。
傅传薪: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他的兄弟被人伤了,我要是挡着他那才是不合道理,你看我是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小姑娘:是!(杯子重重放在了桌上)
傅传薪:索性我也没事,就在这里等着他,今天不回来,明天他还不回来?明天要是回不来,我就全当这次来给他上柱香。
小姑娘:(咬牙)呸呸呸,我师兄的本事你才说八道什么东西?
傅传薪:那谢家可不是好惹的。
小姑娘:我师兄好惹的!
傅传薪:洛水帮是一群老弱病残,靠水吃水的老实人,只靠你师兄一个,这场子镇不下来。
小姑娘:你知道?
傅传薪:你师兄的功夫,走的是硬桥硬马的路数,在他这个道统里还算少见的,一虎敌不过群狼,谢老头性子阴狠着呢,要不不做,要不一下做绝,我有个朋友说过,现在的江湖不是以前的江湖,按着以前的经验跑江湖,迟早阴沟翻船。
小姑娘:你又知道!
傅传薪:我有什么不知道?
小姑娘:(担心)那你说怎么办?
傅传薪:(笑)有办法。
小姑娘:什么办法!
傅传薪:哈哈哈……

评论

© 温吧战神盖伦 | Powered by LOFTER